我們的狗,阿拉斯加 | 最佳國民健康局 - 2022年9月

我們的狗,阿拉斯加

作者:安娜.沃茲
出版社:小天下
出版日期:2021年03月02日
ISBN:9789865250294
語言:繁體中文
售價:253元

最不可能成為朋友的敵人
最不可思議的輔助犬
最真實溫暖的校園事件
 
  斯文是癲癇症患者,覺得自己是個怪胎,偏偏在開學第一天就癲癇發作,得到他最不想要的那種「注目」。帕可兒在目擊爸爸被槍傷後,每天戒慎恐懼,只想低調度日,卻在開學第一天被斯文逼得當眾出醜。
 
  打從一開始就互相仇視的兩人,在輔助犬阿拉斯加的牽引下,逐漸靠近,一同尋找勇氣的真諦。
  勇敢並不是全然的無畏,而是帶著恐懼,依然堅定前行。
 
  以雙主角(一男一女)的敘事線構成,由斯文和帕可兒分別敘述自己的生命故事,並逐漸交織,共譜一段溫馨細膩的青少年心聲。為癲癇症所苦的斯文原本已經對人生不抱期望,多數時候只是頹喪的躺在床上,但開學第一天,他遇見了帕可兒。看到能夠學狗叫「耶誕鈴聲」的帕可兒,斯文感到不可思議。
 
  帕可兒原本有一隻雪白可愛的黃金獵犬,牠叫阿拉斯加,但因為小弟對狗過敏,爸媽只好送走牠。開學第一天,斯文故意刺激帕可兒,讓她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學狗叫。無地自容的帕可兒對斯文感到非常不諒解,緊接著又發現阿拉斯加竟然變成了斯文的輔助犬,她決定要奪回愛犬。
 
  於是,帕可兒一身黑衣打扮,戴上蒙面頭套,半夜潛入斯文家裡。然而,在不知道蒙面少女是同班同學的情況下,斯文反而開始對帕可兒吐露心聲。在蒙面頭套保護下的帕可兒,聆聽斯文對自身病況的恐懼與無助後,也逐漸能夠同理他,並向斯文透露自己家中的恐怖遭遇。
 
  白天,在校園裡,兩人互相敵對;夜晚,在斯文家裡,兩人真誠以待。然而,當斯文發現蒙面少女的真實身分,阿拉斯加又主動選擇了斯文當自己的主人後,他們還能維持友誼嗎?謊言被戳穿後的難堪局面,兩人要如何面對?
 
  各自帶著恐懼焦慮的不安心情,斯文和帕可兒在阿拉斯加的陪伴下,一同摸索勇敢的意義。
 
得獎紀錄
 
  ★榮獲荷蘭銀石筆獎
  ★入圍德國青少年兒童文學獎
 
好評推薦
 
  作者以生動的畫面,帶領讀者身歷其境的體驗了兩位主角從誤解到理解、受困到獲救的過程;救援歷程是實質的也是象徵意義的。雙主角的意義在於提醒我們,人生得靠自己奮力拚搏,但若有願意與你一起勇敢的隊友更是恩賜。──王淑芬(兒童文學作家)
 
  當你覺得全世界都糟透了,只有自己沉浸在恐懼、憤怒、悲傷、痛苦的情緒中,當你覺得全世界都沒有人理解你,有一個人卻在你危難的時候,冒著生命危險飛奔而來,選擇留在你身邊──就是這本小說要告訴讀者的動人故事。
  一位罹患癲癇症的13歲男孩,一位目睹槍擊搶案現場的女孩,跟一隻輔助犬,努力嘗試理解彼此,在生命無常的浪濤裡,唱響自己的那首歌曲。──吳在媖(兒童文學作家、99少年讀書會發起人)
 
  男孩戰勝了缺陷的生理,女孩克服了恐懼的心理,因為愛犬進而懂得愛人,一齊體悟出生命的道理。故事刺激,角色奇特,結局感人。「解放兒童,教育成人」的絕佳例證!一本在閱讀時同步潛移默化「易地而處」的美妙童書。──林哲璋(兒童文學作家)
 
  如何與疾病共處?如何面對創傷?原來並非無解的大哉問。當書中原本被恐懼籠罩的男孩與女孩,因一隻天賦異稟的輔助犬而連結,找到他們各自的出路時,讀者也必能在這個時而緊張、時而溫馨,充滿層次感的故事中,得到答案。──黃宗慧(國立臺灣大學外文系教授)
 
  很棒的小說,用兩個不同的角度,述說同一個故事。從不同的視角,讓我們更能同理他人,也更理解文字背後的意義:憤怒背後的害怕、討人厭語句暗藏的悲傷、簡潔回覆表達的深度支持。世界一直是不完美的,但我們可以一起成為設法讓它變好的人。──蔡依橙(醫師/「素養教育工作坊」講師)
 
  一隻狗微妙的將兩個邁入青春期的生命連結在一起,他們對自己、他人、處身的大環境和人生都充滿困惑。一個背負著難以啟齒的隱疾;一個心中埋藏著無法平復的創傷,於是,在他們擁有(或曾經擁有)的那隻狗阿拉斯加的牽引下,透過一次次相互傾訴,拂去了誤解的迷霧。不論是霸凌與被霸凌,有形的病痛與無形的傷痛,所有的困惑、恐懼、畏怯和憂傷,都一一被釐清,也得到了療癒、盼望和力量。──劉清彥(兒童文學工作者)
 
  在《我們的狗,阿拉斯加》一書中,對於生命中的苦痛,安娜.沃茲再次以精湛而輕盈的文筆,展現她過人的深刻理解。──荷蘭「漫談童書」網站
 
  《我們的狗,阿拉斯加》不過於熱情奔放,因此保持了更好的平衡……作者審慎細膩的將無法避免的現實,逐漸融入故事中。──荷蘭《鹿特丹商業報》

作者簡介
 
安娜.沃茲(Anna Woltz)
 
  荷蘭兒童文學作家,1981年出生於英國倫敦,一歲半隨父母搬回荷蘭,在海牙長大,畢業於萊頓大學歷史系。《小島來了陌生爸爸》獲得2014年德國國際兒童青少年圖書館白烏鴉獎。《偷石膏的女孩》獲得2016年荷蘭金石筆獎(荷蘭最重要的兒童文學獎)。
 
  安娜的作品向來深受大人小孩喜愛,小孩喜歡故事的人物,以及當中緊張刺激又瘋狂有趣的冒險;大人則讚賞安娜的文筆,探討的問題深入心理層面,又充滿幽默和新鮮感。她特別感興趣的主題是親情和成長過程中可能會遭遇的問題,主角會怎麼做?在她的筆下往往可以看到荷蘭式的樂觀。
 
  想更了解她,可瀏覽她的個人網站:annawoltz.nl/english/ 
  她也歡迎全世界的讀者寫信給她:[email protected]
 
繪者簡介
 
林師宇
 
  英國劍橋藝術學院童書繪本插畫碩士。喜愛鄉村生活,去到劍橋後,深深著迷於英國的鄉間風景。作品受到英國版畫家查爾斯.席勒(Charles Shearer)及英國童書插畫家艾德華.阿迪卓恩(Edward Ardizzone)影響,善於捕捉光影及形體的變化。喜歡從生活周遭的速寫來延伸發展自己的作品。
 
譯者簡介
 
林敏雅
 
  南投人,臺灣大學心理系畢業。留學德國特利爾大學。旅居歐洲多年,從事德、荷文翻譯工作。
 
  譯有《小島來了陌生爸爸》、《第59街的畫家》、《圍牆上的夏天》、《房間裡的大象》、《小國王十二月》、《黑貓尼祿》等多部作品。譯作多次獲「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

導讀
 
「恐懼」在兒童文學中的體現
戀風草青少年書房店長 邱慕泥
 
  你為何恐懼?你為了什麼事情,現在正害怕著呢?
 
  《我們的狗,阿拉斯加》最基本的議題便是「恐懼」。男主角斯文患有癲癇症,恐懼自己隨時會發作;女主角帕可兒則是經歷家裡商店被搶劫,親眼目睹父親被開槍射傷,事後形成了對未知時時刻刻的恐懼。他們兩個人的「恐懼」,究竟哪一種比較嚴重呢?
 
  「妳怕的是一個持槍的男人,而我怕的是我自己,我隨時可能失去意識。」斯文這樣說。帕可兒剛開始不以為然,直到她親眼目睹斯文在學校癲癇發作時的慘狀,終於明白了他的意思。然而帕可兒恐懼的對象,不知在哪裡,又在什麼時候會發生,這種對於未知的茫然,確實也極為恐怖。
 
  人類的焦慮分成很多種,最常見的便是如斯文對健康的擔憂,或是帕可兒對未知的恐懼。而「恐懼」的嚴重程度,端視個人心理抗壓的狀態,以及症狀的可預防性而定,因而難以就此下定論。
 
  作者安娜.沃茲藉由「恐懼」深入心理層面來探討許多議題,在閱讀的過程中,值得讀者稍微停下來,好好思索。我們可以從以下幾個面向來探討:一、換位思考。二、安慰一個人。三、獨占或共好。試著從這些討論來體會作者向成長中的孩子們所布局的喑喻和啟發。
 
  一、換位思考
 
  故事以兩位主角斯文和帕可兒的視角,交錯陳述。這樣的寫作模式,最主要的目的是傳達「換位思考」的訊息。在帶領孩子閱讀文學作品的經驗中,我最期待的就是孩子可以學會換位思考。
 
  「推己及人,將心比心」這句話,為我們深刻的揭示了什麼是同理心的「換位思考」。就是用自己的心意去推想別人的心境,設身處地替別人著想,站在別人的角度看問題──推及他人、理解他人、對待他人。
 
  懂得換位思考的人,人緣一定不錯。誰都希望身邊有一位知己,能夠處處為他人著想,而且還不會讓你左右為難,該支持你時支持你,該幫助你時幫助你。在《我們的狗,阿拉斯加》當中,就是要讀者隨時切換到不同角色的位置來思考問題。思考著:若是另一個角色的他(她)會怎麼做?
 
  二、安慰一個人
 
  故事中有一段敘述:女主角帕可兒被斯文逼著說起家裡被搶劫的過程,痛哭失聲,而斯文的反應是「小心翼翼的坐到她身旁,心想這輩子還沒有安慰過女生。或是換掉女生這個詞,我這輩子還沒有安慰過人。」
 
  你會安慰一個人嗎?大多數的孩子會茫然不知所措,恐怕多數的大人也拙於「安慰一個人」吧?因為學校的教育向來不重視這點,我們甚至連「同理心」都很難推行。看完小說後,我很想鼓勵孩子練習,伴隨著「換位思考」技巧去安慰一個人。
 
  其實斯文當時就做得很好。當他不知道怎麼做時──以手撫慰帕可兒的肩膀,並專心聆聽。有時「專心聆聽」就是一種最佳的安慰。
 
  三、獨占或共好
 
  故事裡有一幕,要小狗阿拉斯加在舊主人與新主人之間,做出選擇:到底要跟舊主人還是新主人走?阿拉斯加最終選擇了新主人斯文。這一幕讓人覺得,阿拉斯加做出了正確的選擇。新主人因為患有癲癇症,在發作時需要輔助犬發出警示,通知人們來救助。
 
  雖然帕可兒沒有成功拐回阿拉斯加,和斯文的關係卻從嚴重對峙,逐漸改善成為好友。在帕可兒意外發現搶案歹徒時,求助對象的第一選擇,居然是斯文。帕可兒也協助了斯文重新回到學校,過正常的學生生活。
 
  兩個原本互相敵對的人,透過「我們的狗,阿拉斯加」,漸漸打破彼此的藩籬,進而互相協助,解決彼此的困境,這真是「共好」的最佳寫照。
 
  最後,衷心期盼在這個看似平實單純的故事裡,荷蘭兒童文學作家安娜.沃茲鋪陳了很多心理層面的相關議題,建議讀者以心靈散文模式,一字一句、一段一篇,慢慢閱讀、慢慢體會、慢慢思索,便能讀出這個故事的深意。

1 斯 文 我今天的計畫是,在一開始的五個小時內,做出驚天動地、讓全校立刻知道我是誰的大事;在人們聽說我的名字前,就先認識我。我還不知道該怎麼做,但也不希望第一天上學就被學校開除。不過,一定要一鳴驚人。 如果我不採取行動,一個星期後,我就會成為「那個可憐的一年B班男生」,每天都由爸爸陪同上學、媽媽來接回家,永遠不能單獨行動的男生。手上還戴著每隔幾小時就會嗶嗶作響的手錶,好提醒他該吃藥了。 我絕對不讓這種情況發生。 2 帕可兒 我騎著腳踏車,一路上暢行無阻,因為今天所有的紅綠燈都是綠燈。彷彿這世界在對我說:看,其實事情沒那麼糟。 我和其他二十七個小孩被分到一年B班,幾乎每個人我都見過面了,只有一個男生除外,他在六月新生介紹的那個下午生病沒來,什麼人也不認識。我慶幸自己不記得出生時是什麼狀況。想像一下,一個人赤裸裸的躺著,四周都是陌生人,不認識的臉、手還有鼻毛。也許這就是小嬰兒會哭得那麼慘烈的原因。 再過一條大馬路就到了。我的呼吸加速,身上的黑外套在風中飛揚。騎車經過一個牽著狗的男人身邊時,我閉上眼睛。不到一秒的時間,卻足以讓我想起阿拉斯加。 阿拉斯加離開我四個月了,我已習慣了沒有牠的白天,習慣了家裡少了一隻狗的空洞。開關大門時,我不需要小心翼翼,每條沾了白毛的毯子也都洗乾淨了。 但每天晚上,我還是會夢見牠。有時牠受傷了,我穿過黑暗的街道,到達燈火通明、八十七層樓高的動物醫院。有時牠就在眼前──這情況更糟──牠躺在我旁邊的沙發上,我輕輕撫摸牠頭上的短毛。氣氛是那樣寧靜祥和,我知道我們會繼續依偎在這裡上千次。 然後我醒來,發現是一場空。 我才不理會網路上提供的中學生輔導指南。我打算就這麼跳過青春期。我幹麼要在背包上貼亮片花朵?誰有權利決定什麼很酷,什麼很蠢?網路上總是有一大堆點子,但那些人最後都會突然說:無論你做什麼,最重要的是做你自己! 好吧,我沒有打算要做一隻豹或是熱氣球,當然不會。可是做自己?他們也會對惡霸、騙子和虐待動物的壞蛋說這種話嗎?那些監獄裡的囚犯或是還沒有抓到的逃犯呢? 最重要的是,難道也要叫那些壞人做自己嗎? 如果要我給建議,我會說:不管你是大混蛋或是膽小鬼,最好還是變成另外一個人吧!


相關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