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牙醫不告訴你的診療真相:戳破以賺錢為重的行銷話術與醫療道德亂象 | 最佳國民健康局 - 2022年12月

黑心牙醫不告訴你的診療真相:戳破以賺錢為重的行銷話術與醫療道德亂象

作者:斎藤正人
出版社:采實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05月25日
ISBN:9789869464413
語言:繁體中文
售價:270元

◆看牙醫前必讀!◆
為什麼聽到牙醫說你要拔牙,
你不應該立刻說好?
50年資深牙醫醫療經驗、知名部落格實例爆料!
戳破牙醫行銷話術,與賺錢重於醫療的扭曲亂象

  ◆80%的拔牙,都是沒有必要的

  「牙齒蛀得太嚴重,只能拔牙了。」
  「再拖下去會變成牙周病,最好拔牙再植牙……」
  「順便把智齒拔掉吧!」

  你是否也曾經因為牙醫這樣說,而拔牙,並投入大把金錢植牙了?

  事實上,很多牙齒的病症都可以補救,可以做治療,根本不需要拔牙,但醫生卻說「已經治不好」或「留著也遲早會變成別的毛病」而拔掉。本書作者50年資深牙醫斎藤醫師說:『如果醫生建議你拔牙,一直推薦植牙和自費診療,趕快跟他說拜拜吧!』

  斎藤醫師是奉行「不拔牙治療」的知名牙醫,他的齒科診所被譽為「牙齒庇護所」。無數病人,透過他堅持不拔牙的治療法,運用傳統正規的治療與補救,守護了牙齒的健康。他指出,真正牙醫的訓練與醫療目標,是盡其所能的保留牙齒,會運用修補、矯正等各種可能的治療法,恢復牙齒的功能。某些治療可能會需要花長一點時間,或需要高超的技術,因而有些醫生會嫌麻煩,或技術不夠好,甚或以賺錢為目的,直接叫你拔牙!

  ◆商業利益vs.醫療目標,當代牙醫的兩難考驗

  明明可以治療,為何有些牙醫會鼓勵病人拔牙、植牙,當然就是商業利益的考量,因為植牙的利潤比較豐厚。在健保醫療制度下,認真治療的牙醫不見得賺錢,使得一些牙醫面臨良心的抉擇。而造成牙醫會以賺錢為優先考量的狀況,主要原因有:

  .蛀牙患者減少以及齒科醫療市場縮小
  .牙醫人數增加造成競爭激烈

  因此,當你在看牙醫時,必須小心分辨,哪些是牙醫想要推動的產品與服務,哪些是你真正應該做的治療?

  ◆看牙醫前,小心這些「警訊」

  看牙醫前最好先做功課,了解牙齒病症與治療的原理與目標。作者針對最常見的弊病,苦口婆心提出病患看牙醫時,應注意牙醫行銷話術與警訊,其中包含:

  ‧許多被診斷需要「拔牙」,其實真正該做的是「根管治療」?
  ‧嚴重牙周病也不一定要拔牙?
  ‧牙醫不會讓自己與家人植牙?
  ‧牙醫可能會故意讓你的牙齒變不健康?
  ‧留意會說這些話醫生:「智齒最好拔掉」「為時已晚」「治療很困難,費用很高」……

  ◆看牙醫時,你應該要這樣……

  ‧你有權請醫師詳細說明症狀,清楚表達期望,不用客氣。
  ‧有問題就直接提問,別被牙醫牽著鼻子走。
  ‧要有勇氣拒絕不符合期望的治療。
  ‧對治療有疑問時,立刻換醫生。

  這是一本看牙醫前必讀的就醫攻略手冊,你不知道的牙齒診療陷阱與真相,本書首度公開!涵蓋的其它良心內容還有:怎樣的齒科醫院千萬不能去?怎樣挑選好牙醫?牙齒傳聞迷思大破解等等。

本書特色

  ˙健保醫療體制下,出現一些賺錢重於醫療的黑心牙醫,這樣的診療環境與心態不禁引人思慮。

  ˙作者逐一剖析牙齒診療問題的真相,鞭辟入裡;多年行醫的真實經驗談亦是令人驚愕。

  ˙書中還有超實用的搜尋與分辨好牙醫方法、牙齒相關傳言17問、20道是非題測試你的牙齒IQ,以及資深牙醫教你「斎藤式刷牙法」,保住牙齒健康!
 

作者簡介

斎藤正人(SAITOMASATO)

  一九五二年出生於東京。畢業於都立日比谷高中、神奈川齒科大學研究所。現任斎藤齒科醫院院長。為齒科保存學、齒內療法學博士。長年秉持「不拔牙」此一治療方針,拯救了眾多患者,並經營「不拔牙牙醫的自言自語」部落格,有牙齒困擾的患者受此部落格影響,更從全國各地蜂擁而至,使斎藤齒科醫院成為了「牙齒庇護所」。

  部落格:blog.goo.ne.jp/shozin07

譯者簡介

蔡麗蓉

  樂在堆疊文字之美,享受譯介語言之趣,盼初心常在,譯作年年增長。

  賜教信箱:[email protected]
 

二十道是非題 測試你的牙齒IQ
【前言】黑心治療橫行的牙醫業界現實面

第一章    「牙齒急診室」的稱號    
日本的牙科醫療所陷入的困境
賺錢重於醫療的黑心牙醫
在志願與現實之間進退兩難的年輕新進牙醫
技術愈好的牙醫愈賺不到錢
敷衍了事與過度醫療
牙齒庇護所案例1
牙齒只是有裂痕,就差點被拔掉
牙齒庇護所案例2
「是牙周病,拔牙吧!」

第二章    牙醫素質良莠不齊
無論今昔,牙醫都是先拔牙再說
牙醫的程度差距愈拉愈大
牙醫與便利超商一樣滿街都是
『夜逃屋本舖』的真人牙醫版
黑道與中國投資家插足的牙科業界
無法再維持高生活品質的牙醫

第三章    程度不足也能唸牙醫學院
連基本常識都不會唸的牙科學生
當不成醫生的人才會來當牙醫
「靠關係入學」,代表阿貓阿狗都能進牙醫學院
十八歲就開保時捷上學的愚蠢牙科學生
愈來愈多畢不了業的留級生
私立大學跳樓大拍賣的生存戰終於開打
九成學生無法通過國家考試
東大、京大不設牙醫學院的原因

第四章    植牙治療的黑暗面
讓牙醫自甘墮落的甜蜜誘餌
牙醫不會讓自己與家人植牙
什麼是植牙?
植牙治療的流程
日本開始排斥植牙
別讓攬客用的虛有頭銜給糊弄了
尚未成熟的植牙治療
別被牙醫的植牙陷阱給坑了
一顆植牙才七萬日圓?恐怖的便宜黑心貨
植牙會「陽萎」
業者穿著白袍在速成植牙講座中教學
急劇增加的訴訟與糾紛
信任牙醫的藝人們
靠黑心的高明手法日進斗金
植牙治療背後的陷阱

第五章    堅持不拔牙治療
牙齒出問題會影響身體健康
從平安時代開始的日本牙醫治療史
多數牙醫以效率為優先
技術好不好就看根管治療
別太相信牙科大學附屬醫院
零切削,最新的保牙治療方式
牙齒庇護所案例1
重聽的女士裝假牙後居然聽得到了
牙齒庇護所案例2
因為牙周病,醫生提出高額自費的拔掉治療
牙齒庇護所案例3
某患者在大醫院的可怕經歷

第六章    分辨好牙醫與聰明求診的方法
到處都有黑心牙醫
別一味相信媒體報導的內容
不能被地點與裝潢氣氛矇騙
選擇牙醫就像找男女朋友一樣    
如何分辨好牙醫    
如何找到好牙醫    
找到好牙醫,如何聰明求診
千萬不能去的牙科醫院

第七章    17個牙齒常見的傳文大解答
問題①-需要使用假牙黏著劑嗎?
問題②-木糖醇口香糖能有效預防蛀牙嗎?
問題③-牙周病與疾病有關係嗎?
問題④-男女朋友有蛀牙的話,接吻後自己也會蛀牙嗎?
問題⑤-即使刷牙了,但有的人還是會蛀牙或罹患牙周病嗎?
問題⑥-很怕鑽牙機「嘰!」的聲響,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解決?
問題⑦-治療蛀牙為什麼得上好幾次牙醫診所才行?
問題⑧-何謂「牙齒IQ」?
問題⑨-含氟飲用水能有效預防蛀牙嗎?
問題⑩-大學醫院的診療費較貴是真的嗎?    
問題⑪-蛀牙或牙周病會致命嗎?    
問題⑫-電動牙刷有其功效嗎?    
問題⑬-有些牙醫表示不需要使用「牙膏」,這是真的嗎?    
問題⑭-咬合板是什麼東西?    
問題⑮-可否說明一下讓牙齒變白變美觀的牙齒美白療程?    
問題⑯-電視廣告中女明星會用指套牙刷按摩牙齦,真的有效嗎?    
問題⑰-可否指導一下如何刷牙才能預防蛀牙與牙周病?    
 

前言

黑心治療橫行的牙醫業界現況

  我曾是不良少年,但絕非不良牙醫。

  對於牙齒的保存技術,我的熱情與自信不輸任何人。

  我絕對不會像拔除庭院雜草一般,輕言說出「這顆牙只能拔掉」這句話,更不會嚇唬八十歲的老婆婆,告訴她「這顆牙不拔掉,總有一天會從骨肉瘤變成癌症」。

  縱使我今年已經是個年過花甲的老頭子,但一回到家還是會張開嘴巴打量自己牙齒,思考如何改善才能在咀嚼時更舒適、讓外觀更完美,是個與眾不同的牙醫。

  然而,現在我卻百般無奈,每天得肩負起「牙齒庇護所」的職責,正確來說,應該是每天忙於幫黑心牙醫擦屁股,處理他們不完善、敷衍了事的醫療結果。

  每天眼見所及,全是拜金主義下的敷衍治療,雖然厭惡致極,卻也只能暗自嘟囔「這種治療真糟糕」、「為什麼要拔掉這顆牙」。

  但是前來我醫院求診的患者們,這些因牙科治療問題、深受黑心治療後遺症所苦的牙科難民,不過冰山一角而已。

  在他們的影響下,我那久違的年輕時不良少年的「叛逆熱血」開始沸騰,再加上我的個性原本就無法容忍世間的不合理現象,所以早已做好會遭牙科業界群起撻伐的心理準備,寫了這本書。

  總之,我將成為一個吃裡扒外的叛徒,說不定還會成為牙醫師公會拒絕往來戶,不過我就是如此乖僻執拗,就算會被拒絕往來,也堅持選擇揭發禁忌。

  每四人就有一人超過六十五歲的高齡化時代,不想讓一輩子最重要的牙齒被急速增加的庸醫給拔掉的人,一定要來探究牙醫的思考邏輯以及牙科業界的現況。

  我絕非在賣弄正義感。是站在商業或是醫療的立場,屬於各人自由,但只會說「沒辦法鑽牙治療,所以只好拔牙」這種話的牙醫,實在匪夷所思。身為一名牙醫的基本理念就是「保留牙齒」,我不會牽扯到行醫哲學這方面的論點,但至少希望身為牙醫就該對自己有自信,秉持「我是日本第一的牙醫,我是手藝精湛的專家,我要把牙齒保留下來,盡量不拔牙」的想法。

  為什麼我會成為牙醫

  「不良」這個名詞現在已經沒什麼人在用了,不過我就是個跟不上時代、百分之百的不良。我在都立日比谷高中求學的三年間,幾乎天天缺課,每天不是喝咖啡就是喝酒,一天抽上四十根Short Peace(日本的香煙品牌),時常出入成人電影院與脫衣舞劇場,再加上高二時正好失戀,是個名符其實、遊手好閒的魯蛇少年。

  只要零用錢一花光,我就會跑到都立日比谷圖書館,斜眼偷看想搭訕的女生,順便沈浸在自己喜愛的文學作品世界裡。

  當時社會上正吹起一股七○年代的安保風潮,所以高一時學校罷工停課,連日比谷高中也有激情反抗的學生參加全共鬪集會,不落人後地揮舞著木棒。

  不過我對政治無感又是不良少年,慶幸自己這段時間過著自甘墮落的每一天。雖不至於淪落到電影『相見時難別亦難(Days of Wine and Roses)』這般境界,但也相去無幾。在這種局勢下,志在東大的人生勝利組當然還是依舊無視世間風風雨雨,認真勤讀著。

  我還記得每天過得如此墮落的高三秋天,父親質問我:「你這樣子未來究竟想做什麼?」東北出身的父親十分寡言,很少與正值青春期、氣盛如焰的兒子溝通,不過這會兒應該是忍無可忍了。

  面對突如其來的問題,我一時緊張得將之前考慮過的想法脫口而出。

  「我想當詩人。」「……。」。二、三秒的沈默過後,父親怒不可遏,聲如洪雷地說:「混帳!寫詩能當飯吃嗎?你去給我當醫生或是律師!」父親的一句話,打碎了我那天真又不成熟的美夢。其實,父親不但畢業於最高學府赤門醫學院,甚至還是名列教科書的優秀臨床醫師。

  後來,我還是做了不順雙親之意的事,硬是說服父母讓我去報考赤門文學院,卻接連二次名落孫山。「滿意了?還是去給我讀牙醫吧!」一生氣總是不自覺滿口山形腔的父親,在他的命令下,我放棄了成為詩人以及尋常醫生的夢想,面對現實當了一名自尊全失的牙醫。

  倘若此時叛逆心能堅持到最後一刻,甚至有志氣離家出走的話,或許我就不會成為一名牙醫了。可終究,我只是個光說不練、徒有其名的不良少年罷了。

  當心遇上只會拔牙的拜金主義牙醫

  這個年代到處都是牙醫,二○一○年已突破十萬人,東京更高達一萬三千人。

  我在如此競爭激烈的東京開業了二十三年,牙醫診所位在涉谷某大樓裡。所幸兩名資深且個性良善的助理小姐協助下,診所雖是小巧的規格,卻充滿家庭氛圍。外面的招牌上寫著「不拔牙的牙醫」,拜此招牌所賜,收入在支付房租以及兩名助理薪水後,勉強得以維持一家四口樸實節儉的生活。因此,現在更沒必要沽名釣譽。

  不過最近我很震驚,「想辦法保留牙齒盡量不拔牙」的認真牙醫似乎愈來愈少了,因為現在我的診所,彷彿就像間牙齒庇護所。

  四年前我開始寫部落格「不拔牙牙醫的自言自語」,不知道是否受到部落格影響,遠從北海道、東北、近畿等地前來求診的患者不斷增加。這些患者全被當地牙醫診所拒絕進行棘手的牙齒保存治療,或是接受過不合理的治療,甚至還有因年輕牙醫經驗不足的診治,造成患部惡化而前來急診的案例。每個月也會遇到幾名從鄉下遠道而來的患者。

  從患者言談中可發現,許多「怠慢、商業主義、不成熟」的牙醫排斥費時治療,或是明明可以不拔牙卻不願將牙齒保留下來,甚至不具備牙齒保存技術。競爭少的鄉下牙醫尤其具有這種傾向,患者往往「像逛街一樣走遍數家牙醫診所」之後,才會找上我這裡來。

  當我還是名牙科學生時,一直被教導「『牙醫師以保留、保存牙齒為首要之務』,即使從醫多年,也莫忘此一初衷。」這句話如同世阿彌〈日本室町時代初期的猿樂演員與劇作家〉名言,「初心不可忘」。

  學生時代我很尊敬一位教授,他的教導至今沒齒難忘,他說:「拔牙與保存牙齒兩方面都得專精,不過保存牙齒比拔牙困難得多,能將牙齒保存下來才稱得上是偉大名醫。」因此我十分看不慣動不動就拔牙、不努力保存牙齒的牙醫。

  失去牙齒將造成人體各種不良影響。先不論為了美觀切削牙齒,或將健康牙齒拔掉的案例。野生動物一旦失去牙齒,不久便會死亡。這麼重要的牙齒,千萬不能在拜金主義牙醫油腔滑舌誘導下,輕易拔除。拔掉一顆牙齒將導致連鎖效應失去其他牙齒,所以當牙醫建議拔牙時不要立即下決定,務必請醫師詳細說明理由,並謹慎諮詢其他牙醫的意見。

  最近常有患者建議我:「以醫生您的技術,不如改採自費方式來收取更多的治療費。」我很開心聽到患者這麼說,但另一方面,我則認為:「連我這種曾是不良少年、資質駑鈍的牙醫都被如此推崇的話,牙醫的世界差不多已近末日了。」所以,即使我會遭受同業群起圍攻,我仍相信總有一天「他們會肯定我的作法」,才能堅守醫療崗位迄今。

  最後,藉本書出版之際,我要向提供莫大協助的幻冬舍編輯部所有同仁,以及長年協助我治療的二位女助理,還有無論年紀多大仍舊凡事愛講道理、默默支持我這個不成熟丈夫的妻子,道聲感謝!
 
斎藤正人

◆在志願與現實之間進退兩難的牙醫後輩我有一位大學學弟S先生(三十二歲),在神奈川縣一間小有名聲的診所擔任牙醫,去年夏天,他辭去工作三年的牙醫診所,還差點罹患憂鬱症。現在是名每週兼職四天,每天賺二萬日圓的牙醫,勉強得以溫飽。好在妻子在外商銀行工作,薪水優渥。任職這三年間,他每天都為了「為什麼沒有幫患者鑽牙」、「為什麼不拔牙」與院長爭執。但他堅守學校教的「牙醫的驕傲就是保留牙齒不輕易拔牙」,也總是如此建議患者。然而在目前矛盾的保險診療制度底下,不鑽牙、不拔牙、不填補,便無法獲得高額診療報酬。想當然爾,院長因此便強迫兩名專職醫師進行可以賺錢的治療行為。比起患者的口腔,院長更重視患者的錢包,對他而言,患者就只是搖錢樹罷了。而且像S先生這樣的專職醫師是採抽成制,所以壓力更大。專職醫師的報酬可分為完全抽成制,以及底薪+抽成制。抽成制的行情為二十~二十五%,景氣好的時候可高達五十%,但S先生的報酬屬於後者。對個人技術有信心的人適合採用完全抽成制,所以泡沫經濟時代大多為自費診療時,有人甚至一年可賺進三千萬日圓,二、三年就能存下創業資金。不過S先生比較沒自信又不擅言辭,所以對他而言,底薪+抽成制算是相當嚴苛。開間牙醫診所肯定能大賺一筆的情形,已屬過去式。現在百分之六的診所經營狀況都是入不敷出,是面臨生死存亡的時代。隨著高齡化時代來臨,國民醫療費不斷上揚,牙科醫療費在國家方針嚴格控管下,推估一年只能設定在二兆六千億日圓上下。被視為搖錢樹的蛀牙患者人數以及人口數量不斷減少,齒科診療報酬制度卻依舊按照日本貧困時代的基準來給付,造成牙醫單靠保險診療給付實在難以維生。因此近幾年來,不惜任何代價想盡辦法提高業績,奉行拜金主義的牙醫與日俱增,在這樣的情況下,日本齒科保險制度變得充滿矛盾。市場規模明明縮小了,但牙醫師人數卻增加,供過於求,結果由患者全額負擔的自費診療項目反客為主,藉由一顆數十萬日圓的植牙治療、健康保險的架空、虛報等黑心報價來維持診所營運,已是不爭的事實。


相關書籍